慧能转经轮转经筒厂家欢迎您的光临!

 /uploads/180421/1-1P421140633958.jpg
 /uploads/180421/1-1P421143441M2.jpg
 /uploads/180421/1-1P421134G5239.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汉藏转经轮发展史简介

Time:2019-04-09 Author:admin

《汉地转经轮发展历史》

         在佛教史上,“佛、法、僧”被称为佛教三宝,“一切之佛陀,佛宝也;佛陀所说之教法,法宝也;随其教法而修业者,僧宝也”。其中,佛陀所说之教法,被视为世之财宝而珍重,后整理成浩繁的佛教经典极受尊崇。故而藏经也就成为佛教寺院的一个重要内容,并专设藏经之所和藏经之器,藏经之器称作“经藏”,即供存放经卷之书橱。“经藏”收藏佛经的形式有“壁藏”和“转轮藏”两种形式。壁藏为固定式,沿壁立柜藏经,是经藏最基本的形式。转轮藏为回转式,居殿中而设,经橱绕中轴回转,是经藏的一种特殊和演变的形式。非常有趣的是,一直被很多汉族人误认为是藏传佛教特有的法器——转经轮(转轮藏),殊不知转经轮是起源于我们汉传佛教寺院,更不可思议的是汉族人拥有和使用转经轮的历史,反而却比藏传佛教拥有转经轮的历史还要早200多年(因为是唐朝的文成公主把汉地的转经轮也就转轮藏,带到了西藏去,准确的说就是从文成公主进藏之后,西藏才逐渐开始出现了转经轮其实就是汉传的转轮藏)。

  转轮藏系南朝梁善慧大士(497—569年)始创,唐、宋、元、明、清各代皆有造立。但随着岁月的流逝,国内保存下来的实物甚少,尤其是经历了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浩劫文革,仍然幸存了一些古代转轮藏,主要有正定隆兴寺转轮藏阁的宋代转轮藏、四川平武报恩寺华严殿和北京智化寺藏殿的明代转轮藏、北京颐和园万寿山和山西五台山塔院寺大藏经阁清代转轮藏。其中,正定隆兴寺转轮藏阁内的宋代转轮藏则为现存轮藏中时代最早者。

       据《神僧传》卷四中记载:"初大士(南朝梁代傅大士)在日常以经目繁多人或不能遍阅。乃就山中建大层龛。一柱八面。实以诸经运行不碍。谓之轮藏。仍有愿言。登吾藏门者生生世世不失人身。从劝世人。有发於菩提心者。能推轮藏。是人即与持诵诸经功德无异。今天下所建轮藏皆设大士像。实始於此。汉地从南到北很多寺院安置有此"轮藏",供人运转不息。由此可见转经轮在显密佛法所度化区域,都是被广为重视的。转轮藏作为集藏经与传教于一体的一种特殊形制的法器,自产生至今已有1400余年的历史。但由于自然和人为等原因,国内保存下来的实物屈指可数。此宋代转轮藏在可数的转轮藏中时代最早,体量较大,无疑是很珍贵的。

      傅翕(497—569),一日名弘,字玄风,号善慧,东阳郡乌伤县(今浙江义乌)人。南朝梁代禅宗著名之尊宿,双林寺之始祖,中国维摩禅祖师,与达摩、宝志并称梁代三大士,自称是弥勒应身,故又称善慧大士、傅大士、弥勒大士、双林大士等。因取鱼会嵩头陀(名达摩),照影悟道,即于松山双祷树下结庵修道(嘉庆《义乌县志》)。

      关于转轮藏的创始和功能,《释门正统》塔庙志云:“初梁朝善慧大士(傅翕玄风)愍诸世人,虽于此道颇知信向,然于赎命法宝;或有男女生来不识字者,或识字而为他缘逼迫不暇披阅者,大士为是之故,特设方便,创成转轮之藏。令信心者推之一匝,则于诵读一大藏经正等无异。”又据《傅大士集》卷一载:“大士在日,常以经目繁多,人或不能遍阅,乃就山中建大层龛,一柱八面,实以诸经,运行不碍,谓之轮藏。乃立愿曰:‘登吾藏门者,生生世世,不失人身:劝世有菩提心者,至诚竭力,能推轮藏不计转数,是人即与持诵诸经功德无异,随愿获益。’今天下所建轮藏,设大士像,实始于此。”由此可见,傅翕出于少年未进学堂的酸辛,对文盲之苦体会颇深,故除了因经目繁多不能遍阅外,更力图使不识字或识字不多的下层黎庶预于经藏,创推之“即于持诵诸经功德无异”的转轮藏。

      傅大士在世时,常以佛经繁多,恐人不能遍阅,乃在山中建一层龛,中间一柱,周圈有八面,把佛经都放进去,可以运转着看,谓之轮藏。并立愿说:“凡登我藏门者,生生世世,不失人身。”如无阅读能力者,手推轮藏至诚一转,是人即与持诵诸经功德一样。今天下有建轮藏设大士像者,实始于此。

      傅大士正是在亲眼目睹钟山定林寺僧祜所立之完备经藏,在中土不乏兴建经藏之后,有感于解救百姓之苦,意欲“普度众生,使一切众生平等供养三宝”,并结合佛教中“转法lun”之义,取法转经、转读等此类适合普通信众的简便诵读方法,于大同十年至十二年(544—546)间在其道场双林寺创建了“转轮藏”。因非常契合东土佛教弘布的需要,故发展很快,至唐时已颇不罕见,至宋时已广竖于天下庙宇,甚至流传至朝鲜和日本。如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余》卷十四“方外玄踪一”载:“高丽寺转轮甚伟,宋时高丽国进金字藏经一部,贮其中,到今犹有存者。其原起于傅大士……故今天下轮藏皆设大士像。”日本轮藏的兴建犹多。本来佛教自东土入东瀛后,由于写经之风日炽,遂多模’仿中华而立经藏,如法隆寺经藏,东大寺劝学院经库及法华堂经库、唐昭提寺经藏等皆是。到了镰仓时代,轮藏和禅宗一起自南宋传入日本,经藏的构造便有所变化。再后,不要说禅寺,就是其他宗派的庙宇也广泛设置轮藏。元明之后,轮藏虽也续有兴建,然再也未能达到宋时的规模。从国内的分布来看,轮藏的兴建在两浙、四川一带尤多。值得一提的是现重庆大足石刻北山造像第136窟仍保存有一座建于宋绍兴十二年(1142)至绍兴十六年(1146)的石转轮经藏窟,被公认为是“中国石窟艺术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另外,现北京仍保存有三副轮藏,分别保存于北京智化寺(建于明英宗时期)、颐和园和雍和宫(清代所制)内。

1.搜集、贮存和保护释典佛像,开创佛教藏书楼之先声。经藏自创伊始,即发挥了佛教藏书楼的作用,是佛教文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为佛教文化的世代传承做出了贡献。

2.弘扬佛法。上文曾述,佛教“三宝”法为先。如白居易《苏州南禅院千佛堂转轮经藏石记》所言:“我释迦如来有言,一切佛及一切法,皆从经出。然而法依于经,经依于藏,藏依于堂。若堂坏则藏废,藏废则经坠,经坠则法隐,法隐则无上之道几乎息矣。”

3.从傅翕创设转轮藏的初衷来看,在于以转动代替诵读经文。这就使佛教文化由王公贵族走向平民信众,使普通信众皆有成就之可能,实为对中土佛教乃至世界佛教的一大贡献。从某种意义上说,也与现代图书馆所倡导的“对公众开放”的宏旨雷同。

4.从收藏范围来看,经藏、转轮藏摒弃各宗各派之见,兼收并蓄。这也促进了各宗教派教义之间的融会交流与传播,促进了佛教各宗派传承的大融合。

5.转轮藏至宋代在道教寺院中普遍承袭沿用,并在转轮道藏前多立傅大士的像 .

《西藏转经轮发展历史》

       莲花生大士的未来授记中写道:“我前赴西南方,之后,将来调伏一切罗刹的验相即是六字真言经轮将在边地兴盛开来,那时,凡是转经轮以及见到、听到、忆念和接触经轮,甚至其风吹到的一切地方的人们暂时可成办吉祥诸事,清净罪障,最终获得菩提等,有无量功德,因此,诸位深思此经轮的重大意义和功德后应以各种方便依靠此经轮成办自他一切众生的无量利益。”

 

       观音心咒解脱转经轮功德说明中写明:“若人命终时,以经轮于其头顶上转动,即或不为之念诵度亡等经,亦可解脱无疑。若于转动经轮者,任何人见之,即或杀害父母者,亦可灭除罪障。若于桥梁上转动经轮者,任何人等见之,皆得解脱。若于家中转动经轮者,其家如同极乐刹土。于经轮能目视、耳闻、心想,且具足净信,或仅以手触者,可令不堕三恶趣,定当往生极乐净土,瑜伽士和空行到中阴法王处得知,曾转动解脱经轮者,没有一个堕入恶趣。”

      佛经记载,末法时期,佛陀将化作文字形式来方便度化有缘众生,这观音心咒转经轮就是末法时期佛陀们为悲悯所有未解脱众生最为善巧殊胜之法门,望广大智者信士能感念诸佛上师们的悲心宏愿。唯自利利他,圆满福慧资粮,往生极乐净土者,当励力以诚信、悲心精勤转动观音心咒转经轮,并弘扬此法,定能速获无上菩提。

        因此推知转经轮在西藏的历史应在莲师晚年离开藏地之时。

而莲师入藏的时间,近代学者多方考证,结论不一。据智慧海王所述年月推算,他于750年由印度启行至尼泊尔,752年至拉萨,秋季开始建桑耶寺,754年建成。761-774年组织翻译。约于804年离藏,在印度的达罗毗荼传法建寺达12年之久。由此可见我们汉地大规模广泛建造转经轮的历史,比西藏至少早200多年以上。